雅尔文

第76章 讲述线索一

小说:江湖心路 作者:职业偷懒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5:23
  魏忠身边儿两个小太监留了下来,带着陆鸣返回他的住处,随身内侍的专属地盘儿。
  这里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,只不过院中无人,但是房间之中是必定有的,陆鸣也没有和他们招呼的心思。
  “陆公公,可还有什么吩咐?”两个小太监年纪和他差不多,不过跟随在魏忠的身边儿想来也是心腹,竟然喊他公公了。
  “弄些热水来,我要沐浴更衣,另外让御膳房送些膳食来,我可是一天一夜没有吃喝了。”陆鸣说的有气无力,不过又有了当钦差的气势,毕竟当了一个多月呢!
  “诺!”两人领命离开了,陆鸣直接来到房间门口,一推门,一阵风卷入房间之中,一阵的灰尘扬起。
  “啊呸……”陆鸣忘接了,他离开的时间长了点儿,房间之中都落了灰了。“唉……”悠悠然叹息了一声,他解开自己的包袱仍在院中地上,随后进屋搬了一把椅子出来。
  夏日已过,但是这里的气温依然没有降下多少,陆鸣直接将驿卒的衣服脱掉了,穿着中衣坐在椅子上等待着,他现在是没有收拾房间的心情。
  可巧,不一会儿的功夫,张鹏和黄志与另外两人走了回来,“陆兄弟,你回来了?”张鹏张嘴就是一嗓子,随后直接跑了过来,“你怎么这个样子?”
  “唉,别提了,九死一生啊!”陆鸣无力的说道,“不过他们两个是谁?”
  “哦,你离开之后又来了两个新人,但是你的房间大总管说暂时不动,他们两个现在住白奇的房间。”张鹏没有介绍,因为另外两人直接回到房间去了。
  陆鸣一阵的无语,看来自己不在的时候,这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依然是死气沉沉的。
  “你们怎么换班回来了?现在陛下那里应该有大事发生吧?”陆鸣看向张鹏。
  “陛下不再御书房啊!”张鹏的话让陆鸣恍然,原来不再御书房。
  院门那边儿传来了脚步声,一堆人抬着东西走了进来,一个浴桶,后面不少人拎着热水。
  张鹏也动手帮忙,黄志到是也没有看着,不过他开始问东问西了,“陆兄弟,钦差威风吗?”
  陆鸣看傻子一样看着他,“你看我的样子哪里来的威风?”说完,脱下中衣靴子直接进入浴桶之中,“来,热水直接倒进来!”
  “哗啦、哗啦……”这让陆鸣找到了一丝淋浴的感觉,就是水流太大了,随后他又将发髻解开。“舒服!”陆鸣大喊一声。
  “哦,对了,我去给你收拾一下房间。”张鹏很有眼色,陆鸣也没有阻止,仅仅道了一声谢。
  ……
  一番洗漱,换上了赶紧的衣物,陆鸣披散着头发吃着御膳房送来的饭菜,一阵的狼吞虎咽,他感觉自己活过来了,张鹏和黄志在一旁陪着吃了点儿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  “别问,还没有和陛下回话呢!”陆鸣放下碗筷一摆手,直接阻止他们询问,毕竟这两人太过好奇了,钦差到底是做什么的,他们模模糊糊的。
  陆鸣回头拿起地上的包袱,“我先睡一觉,随时准备等着陛下问话,完事儿之后我肯定告诉你们。”
  “好,那么陆兄弟你先休息!”
  陆鸣回到房间,将长跑再次脱掉,随后倒头就睡,他睡的昏天暗地的,一直也没有人叫他,一觉睡到自然醒。
  他这才想起来,自己不是受伤了吗?那一箭震的自己吐血,于是急忙盘膝打坐,运转内功。
  一周天下来,并没有不适的感觉,看来仅仅是一震,没有重伤出现,不影响自己的练功,这才让陆鸣松了口气,“不过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传我去问话?难道一卫之军这么不好处理吗?”
  起床下地,穿好衣服,将发髻扎好待上乌沙,陆鸣一推门走出房间。
 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,具体什么时辰陆鸣不太清楚,也不知道晚饭吃了吗?宵夜的时间过了还是没有到呢?
  陆鸣舒展了一下筋骨,随后迈步锁身、随后上步一展,柔拳直接打开了,一套柔拳打下来面改色、气不长出,平平稳稳。
  陆鸣有进步了很多,这就是完成炼体,以及内力增多的好处,虽然内力现在还无法应用与杀伤之上,但是对于体力的增幅十分的明显。
  “可惜啊,没有刀剑了!”陆鸣手中仅仅剩下暗器,但那个是杀手锏,无论如何不能在这里修习的。
  “哒哒哒……”一个人的脚步声,陆鸣转头看去,院门口进来一人,他也看到了陆鸣,径直的走了过来,是白天送自己会来的小太监之一。
  “陆公公,陛下召见!”
  “好,这就走!”陆鸣转身回到房间,拿了包袱出来,随后跟着走了。
  召见的地方是御书房,陆鸣找到了熟悉的气息,通报了一声之后,里面传来声音,门直接被两侧的随身内侍打开,陆鸣迈步进入,“奴婢参见陛下!”
  一撩长袍的前襟,陆鸣双膝跪地。
  “起来吧,说说具体的情况!”皇帝坐在御案之后,声音中气十足。
  “是!”陆鸣整理了一下思路,随后开始讲述起来,“在庆安府查看现场,也就是运粮船队的船只,那些货船上没有发现一粒米,随后询问,庆安府陈知府说并没有清理过,所以奴婢认为这些船不是运粮船队用的。”
  “这是奴婢的第一个发现,当时十分的开心,同时又有些忐忑,一其中有两种可能!”
  “哦?两种可能?”皇帝十分的诧异,这个小太监竟然真的会查案吗?
  “是的陛下,一种是从镜州出来就没有装载稻米,而另外一种是船被换了。”陆鸣继续说道。
  “不错,很有可能,那么为什么别人没有看出来呢?”皇帝此时对于明镜司和皇城司的不满再次提高了。
  “货船上无遮无拦,一眼可见,想来他们认为应该没有什么线索,所以没有细致的查看,而将目标锁定了在了那些丢失的稻米上。”陆鸣说道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