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二百五十一章 邪魔末路投血炉

小说:九叔首徒 作者:直折剑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5:24
  陈秋生斜向上的剑,率先与摩罗左手掌接触,这摩罗确实不凡,在瞬间变掌为爪,抓住了长生剑,再次给陈秋生来了个空手接白刃。
  已经有过一次被人空手接白刃了,陈秋生也不沮丧,右手拖拉宝剑,欲划伤摩罗掌心的同时,左手巽卦掌,携着凛冽掌风,迎向其黑虎掏心。
  摩罗快速变爪为掌,与陈秋生狠狠对了掌后,将陈秋生震退三步后,迅速借力后退,甩开好不容易追上来的道隆,继续朝墓穴出口跑。
  陈秋生稳住身形后,立即发力欲追,不料用错了右脚,刚接上的右脚拇指,咔嚓一声,又脱臼。
  “oh,卖糕的!”陈秋生惊叫一声,身体前倾,用长生剑撑住,才免了摔个狗啃泥的结局。
  陈秋生稳住后,立即坐下,脱鞋,去袜,接骨后忍痛使劲揉了些活络油到脚趾上,然后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,紧紧缠在刚接好的关节上,系紧,光脚穿好鞋。
  紧急处理好伤势,收回先前扔出的三颗霹雳子后,陈秋生立即起身朝外追去,速度较前慢了一倍,比道隆还不如。
  花了几息追到拐角处,陈秋生听见前面有很剧烈的打斗声,闪身出去一看,就见道隆再被摩罗及其三个徒弟联手围攻。
  道隆到底出自龙虎山这一道门大派,又是辈分、地位极高的那一拨,身上好东西不少,虽被摩罗师徒四个围攻得狼狈异常,但却并无生命危险,让陈秋生犹豫要不要上去帮忙。
  陈秋生思考间,道隆扭身的时候已看到他,大喊:“快来帮忙!”
  道隆这被打得不能还手的家伙都发现了陈秋生,摩罗自然也看见了,对三个徒弟说了句“你们三个先拖住这酒鬼,我先解决了那小子!”便抽身离开战团,朝陈秋生扑来。
  陈秋生蛋疼了,摩罗这是准备田忌赛马,用优等马对付他这匹中等马,再用三匹劣等马对付道隆这匹中等偏上马。
  陈秋生估算了下,发现摩罗解决自己的速度,绝对比道隆搞定血魔、血妖、血兽三个快——这和田忌赛马又不同,田忌赛马是比谁跑得快,这里是比谁打架厉害,劣等马虽然站斗力最低,但三匹一起上,就算还不是中等偏上马对手,但绝对能拖住其许久,说不定还能让其挂下彩。
  这些念头只在陈秋生脑中一晃而过,见摩罗快速扑上来,他下意识后退一步,回到拐角之后。
  隐藏在拐角后,陈秋生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但见他就剑一扔,右手探入道具包中,抓了五课霹雳子到手里,分一颗到左手中后,双手各握住四颗。
  陈秋生听声辨位,发现道隆已到拐角前一丈,只是害怕自己偷袭,踩着七星步,步步为营逼近。
  “好机会!”陈秋生心中一动,蓦然闪身而出,双手前甩,八颗霹雳子同时朝摩罗打去,四面开花,爆一颗,便能引爆所有,绝对三百六十一度无死角。
  八颗霹雳子出手,陈秋生也不看摩罗如何应对,立即躬身一拜,九十度鞠躬后,手按在剑鞘上,法力一催。
  “咔嚓……”剑鞘中白光炙热,蓦然喷吐出密密麻麻的电芒,每道约筷子粗细,交织成网,在狭窄的甬道中,呼啸向前。
  做完这些,陈秋生闪身后退,刚躲到拐角后面,就听见一串间隔时间极短的爆炸声。
  火浪瞬间席卷开来,好在陈秋生躲在拐角后,这一波火焰笔直冲过,没有波及到他。
  火光一闪即没,随后是浓得伸手不见五指的硝烟,在硝烟中,陈秋生听见一声痛苦的咆哮。
  “这样都不死?”陈秋生万分震惊,待烟散了一些后,捡起长生剑,横在身前,小心转过拐角。
  烟还有些大,不过已能视物,陈秋生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大土堆。这却是八颗霹雳子一起爆炸,炸塌了顶璧,万幸古人没有豆腐渣工程,甬道没有完全坍塌,不然,陈秋生就要自己吧自己活埋了。
  绕过土堆,陈秋生看见了躺在土堆后的摩罗,那身大红袍,已被炸没,浑身漆黑,多处皮开肉绽,黑肉翻卷,不断黑色污血,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哀嚎。
  道隆貌似已经丧失行动能力,可以被活捉,不过陈秋生却没有放松警惕,长剑一摆,就朝其后劲刺去。
  剑风呼啸,目测是全力出手,没有点到即止的意思,很显然,陈秋生根本没有活捉摩罗的打算。
  魔头就是魔头,阴险狡诈凶残是必须的。摩罗虽然伤得重,但不是毫无行动能力,其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,却是装出来的,或许他可以考虑被俘养伤,另寻脱身之策,但陈秋生要杀他,其却是装不下去了。
  当然,伤重就是伤重,其只是卖力躲过,然后抓把沙扬起,在陈秋生衣袖遮面后退后,起身奔逃。
  摩罗逃跑在陈秋生意料中,其挡沙时就做好了追杀准备,只是让他意外的是,摩罗并未往墓室外逃,而是往墓里逃,让判断失误,做好前冲准备的陈秋生,差点闪到腰,只能往着摩罗从土堆另一侧跑过去。
  陈秋生转身,提剑追上去,虽然右脚大脚趾受伤,速度大减,但却比重伤的摩罗跑得快,目测只要两息便可追上。
  不知道是危机关头潜力爆发,还是摩罗使了什么秘法,速度突然增加一倍,竟然和陈秋生速度持平。
  “着!”为速战速决,陈秋生取出一枚霹雳子打出去,受伤严重的摩罗未能闪开,被霹雳子打个正着。
  “爆!”陈秋生一声轻喝,霹雳子应声而爆,摩罗被炸得惨叫一声,倒地翻了两圈,滚到炼制九阴白骨剑那间墓室石门前。
  摩罗很是凶残的看了陈秋生一眼,打开墓门,滚了进去。陈秋生追上去,墓门已经关闭,等他再打开门时,摩罗已经站在炼器炉边。
  “你们都要死!”摩罗怨毒的看着陈秋生说了句后,一头扎入沸腾血水中,血花飞溅。
  

  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