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五百二十七章 不断

小说:地下城与DNF 作者:闲散凤仙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5:21
  回到原来的时空之后,西岚有些虚弱。
  每一次时空穿梭,可以说都是对他身体透支的极限挑战。
  他不仅要消耗能量开门,维持门,更需要大概地知道时空统治者的位置,然后极力地偏离时空统治者所在的位置,并且隐藏自己……
  除此之外,时空之门内各式各样的奇异怪物,更是有可能让他丧命!
  在时空之门内丧命,他不确定会不会真的死去,但他绝不敢妄自尝试……
  西岚自叹道:“唉,真是越来越艰难了,这副伤病的身体,不知还能撑到几时……”
  “如果能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帮帮我的话……”
  可是他转念一想,又语道:“算了,这种事情这么危险,而且如此离奇,什么好处都没有,谁会愿意帮忙啊……”
  “嗯……”
  他的身体,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,可又不知道,谁能被他忽悠过来拯救世界……
  西岚再次叹息:“唉,钱请得起,实力不够。”
  “请不起,或者说根本无法用利益来估量的,又……”
  “唉……”
  他不禁念想,若是虚祖女王,素喃?阿斯卡可以来帮帮他的话,那不就完美了吗?
  反正,她喜欢打,他喜欢闲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啊~
  当然,这肯定是不现实的。
  毕竟,人家是一国之君,怎可能,与他一起,做这么危险的事
  要是她受点伤,那几个随先王征战四方的老家伙,还不得掀了他的小武馆,然后再扒他一层皮……
  他想啊,想啊……
  想啊,想啊……
  想啊,想……
  西岚:“诶”
  “最近,贝尔玛尔公国,不是有一个名头很大的小伙子吗?”
  “听说,他实力高强,不要钱,不要官,就只想安安静静地拯救世界……”
  “对啊……”
  “对啊……”
  “这样意气风发的小伙子,不是最傻最好忽悠的了吗?”
  行风: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不仅对伦家的身体图谋不轨,还要骂伦家傻,呜呜呜……
  西岚:“这傻小子是个公国人,而小羽昨天好像就出发去公国搞外交了……”
  “只要书信一封,让小羽把他拐回来,我老人家不就可以休息了吗~”
  “妙哉……”
  “妙哉……”
  找到偷懒之法后,西岚心情大好,然后,摸进了诺羽的闺房……
  西岚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
  “小羽啊小羽,你没想到吧”
  “为师昨天去小铁柱那里,做了把十分十分十分厉害的万能钥匙~”
  “你藏起来的美酒,今晚,都是为师的了~”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
  他在诺羽的闺房中找了起来……
  西岚:“这个是什么”
  “阿甘左的签名……”
  “我丢~”
  “这个是啥”
  “小羽的亲笔素描画……”
  “我看看……”
  “画的是…阿甘左……”
  “这里还有两幅水墨画……”
  “我看看……”
  “还是阿甘左”
  他非常不甘心地找了半天,将诺羽的画作都看了一个遍……
  他发现……
  西岚:“凭什么”
  “我是你师父啊。”
  “凭什么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……”
  “你居然……”
  “画的全是阿甘左!”
  “为师不要面子的吗!”
  “我比他帅!”
  “比他年轻!”(官方设定:西岚获得时空之力后,永远不老。初版剧情中,甚至比诺羽还年轻)
  “为什么!”
  “为什么不画我!”
  西岚怒吼着!
  不甘着!
  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……
  这种愤怒,我们通常称为……无能狂怒~
  他无能狂怒了一会儿,突然发现了一个压箱底的纸袋子……
  好奇之下,他将纸袋取出,再将纸袋内的东西取出……
  这是一幅画,十分精致的彩画。
  上面画着: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,与一个长发披肩的大叔,在清澈见底的小河里嬉戏玩耍……
  西岚:“这,这是……”
  他清楚,画中人,是他,与诺羽。
  而这画中的景与事,应该是他与诺羽浪迹在贝尔玛尔公国时,发生的……
  他翻转画纸,看到了一小段诺羽亲笔写的话:
  这幅画,本来是我准备给师父您的,五十大寿的礼物。
  不过,自己感觉画的太好了,看着看着,就舍不得送您了~
  不要怪我~
  爱你哦~
  …
  看完之后,猛男落泪……
  西岚:“呜呜呜……”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  “为师……”
  “为师……”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  “为师还以为……”
  “你的眼里,只有阿甘左那个臭男人……”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  “不要为师了……”
  ……
  酒馆房间内
  阿甘左打了个喷嚏:“啊嚏……”
  “我应该,不可能感冒啊。”
  ……
  诺羽的闺房中
  西岚:“呜呜呜……”
  在他哭够了之后,继续吐槽道:“唉,阿甘左到底有什么好的……”
  “居然,能把你迷的这么死……”
  “这些画作的落款时间,基本上……”
  “贯穿了你的十载年华啊……”
  “明明……”
  “明明……”
  “明明时间……”
  “可以淡化一切的……”
  他继续翻找着……
  五分钟后
  美酒没找到,反倒是找到了一本,诺羽的日记……
  这日记厚厚的一大本,记录了十年来,所发生的点点滴滴……
  西岚大概地翻看了一遍,神奇的是……
  西岚:“这整本日记,每一篇,必定能写到阿甘左……”
  “即使再牵强……”
  “也能,往他身上写……”
  他实在是惊了
  这到底是什么情感
  十数年啊!
  她一直坚持着……
  她的整个世界……
  似乎,有一半以上,都是,阿甘左。
  心心念念,从未改变……
  西岚:“我……”
  “我到底是该说你伟大呢,还是该说你傻呢。”
  “明知道,那是求不得的啊……”
  他望着最后一篇日记,呢喃道:“去贝尔玛尔公国,除了外交以外,你最想去的地方,是月光酒馆……”
  “不是为了那极富盛名的好酒好菜,只是为了,见一个人……”
  “那个人,叫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左……”
  “阿甘,左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当断不断,反受,其乱……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