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二百七十四章 生死转化

小说:横扫大千 作者:两只陈洁南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15:25
  场中,浩荡的神力正在肆虐。
  加德一掌击出,暗黑色的神力顿时冲天而起,在半空之中化为一道惊人的神光冲刷,向着陈铭冲去。
  神光浩瀚,神通惊世,一只足有山峰大小的暗黑神掌盖压而下,犹如灭世的魔手,盖压世间一切!
  惊世的光笼罩了一切,此地在瞬间被一股大势所掌控,小到一阵风吹草动,大到空间的涟漪流转,都被裹挟,向着中央的一个方向冲击而去。
  避无可避,无处可逃!
  面对这远胜此前的一击,陈铭脸色仍然平静,只是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  在这一刻,他身上的神光渐渐消退,一身的神辉渐渐消弭,浑身的神力都在收敛,一下子由原本的神圣伟岸化为了平凡,像是神只收敛了神威,走入了凡俗之间,褪去了一切超然与浮华,留下原原本本的真。
  他的脸色仍然平静,漠视生死,看穿一切,只是此刻似乎多了些情绪,似是叹息,又似是悲。
  他的双眸仍然深邃,如同黑洞,将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的吸引过去,此刻平静的眸中多了些涟漪,一缕大寂灭悲意开始缓缓浮现。
  在平静之中,盖世的奥义在显化,彷如人平静行走,最终引来死亡,又如青草茂盛生长,最终迎来枯萎与新生,于平静之中,最为惊艳与恐怖的奥义显化。
  轰!!
  盖世的光辉挥舞,在对面加德那诧异到极致的眼神注视之中,陈铭的身躯发生了些许变化,本已枯败的身躯迎来了新的生机,犹如草木枯荣,迎来新的一季,崭新的生命在萌发。
  他的身躯开始成长,本枯败的肌肤重新变得平顺,苍白的长发重新化为乌黑一片,此前剧烈搏杀之中所留下的伤势一下子尽数恢复,在一瞬间从极衰走向了极盛,换了一季。
  砰!!
  耀世的光辉并发,恍如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缕光辉,看似柔和,却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,在一瞬间就支撑起了青天白云,始一出现就将那从天压落的巨大掌印撑起,随后撑开。
  随后,陈铭脸色平静,平静的双眸之中隐含慈悲,望着加德,一掌拍落。
  生与丝的奥义在显化着,整个天地都开始宁静起来。
  淡淡的佛意显化,在加德不敢置信的眼神注视下,这一掌穿透了时间与空间,明明是从极其遥远之处拍落,却于刹那之间猛然拍到他的身上。
  大悲印!
  轰!!
  浩荡的血气播撒长空,惊世的威压并发,在此地缭绕,笼罩,久久不能消弭。
  远处,加德的身躯淌血,狠狠横飞出去,一连撞碎了好几座大山,浑身上下都龟裂了,伤口处有神霞喷涌,弥盖了一方净土。
  好一会后,他才稳住身形,不敢置信的望着陈铭:“你早已油尽灯枯,为何还能有这种战力?”
  远处,陈铭平静不语,浑身佛意缭绕,静静注视着加德。
  他的身姿挺拔,容貌俊秀,肌体白净,此刻静静站在那里,浑身佛意缭绕,像是一尊自尘世而来的佛陀在世,只是静静站在那里,就让人感受到一股由心的宁静与安详。
  加德所说的不错,经历此前大战,他早已油尽灯枯,肉身的本源都被燃烧一空了,尽数换为盖世的神力用以征伐,理论上来说,不该拥有如此强横的战力。
  但大悲印一式却很特别。
  大悲印,其意境本介于生死而起,其中涉及生死,还有极盛与极衰之间的转化。
  陈铭的肉身越发枯竭,身躯越发衰败,越是濒临行将就木的那一个极点,借由大悲印所能爆发出的威力就越是强盛。
  当然,这世间并无任何的凭空而来,大悲印爆发之后的力量越强,此后的反噬也会越发,达到一个极致之后,当场去世也不是不可能。
  “重伤濒死之下,发出如此之力,必不可能持久。”
  远处,加德浑身神光缭绕,伤口处淡淡的神霞喷涌,此刻渐渐暗淡,努力以神通镇守,将伤口镇封住:“你现在看似正常,但肉身恐怕已经彻底坏死了吧。”
  他笃定道,一双眼眸之中带着森森寒意。
  “何不亲手试试?”
  陈铭平静,浑身没有丝毫神力的波动,看上去像是一个凡人,带着淡淡佛意。
  他向加德挑衅,让他不必猜测,直接亲手测试即可。
  “你!”
  加德心中一怒,脸色似有怒色,但望着陈铭,最终还是没有出手。
  他有些忌惮。
  方才的那一招简直有些不讲道理,明明是身躯衰败,肉身枯竭的人,转眼之间却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神力。
  他有些忌惮,因为此刻陈铭看上去还很正常,尽管浑身神光消散,神力与星力不剩残留,但浑身散发出的那股莫名意境却越发浓郁。
  在心中,他的神意在向他示警,让他不由迟疑。
  良久之后,他才做出决定。
  “你该庆幸。”
  他盯着陈铭,眼中带着森寒,那是纯粹的杀意,爆发出的杀机冷冽,配合着周身神意,令神魔都为之惊惧:“若非此刻我星神会正在谋取天星,此刻正在发作,老夫纵是拼着再受一掌,也要将你毙于此处!”
  森寒话音落下,他没有多余废话,直接冲天而起,向着远处冲去。
  原地,望着加德的身影消失,陈铭没有动作,也没办法有动作。
  此刻的他虽然看上去还很正常,但确确实实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。
  “可惜......”
  他轻叹着,有些惋惜。
  此刻的他,仅仅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
  凭着这一口气,他没法多做什么,却仍可以拼着打出最后一击大悲印。
  一击之后,他必然身死,但加德多半也要为他陪葬,就算不死,也肯定只剩一口气,不可能再去干涉远处的战局。
  但此刻,加德离去,他也不会去追击。
  “世人各有缘法,师姐,该还你的,我已经还了.......”
  站在原地,他喃喃自语,随后默默举起了手。
  在他的眼中,纤细苍白的手臂上,点点裂痕开始出现,上面绯红的血滴落,看上去十分唯美。
  下一刻,这条手臂直接碎开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